中学生拉同学做兼职:做一张卡赚150元,成为骗子的帮凶!

兼职啦

兼职资讯2020年09月17日 135
“您知道您犯了罪吗?”在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白沙派出所,18岁的小赵在面对邢宁的讯问时不知所措,他此前从未有过犯罪记录。

他不知道自己一年多前刷过银行卡,每天的资金流已经达到87万元。“警察甚至都没问我,”他说,想起自己买卡是为了花150元做兼职

并且从警方实施的情况来看,银行卡成为电子诈骗团伙转移诈骗资金的渠道。

小许鼓励小赵做“网上”卡,不仅自己做了卡,不到2个月就抽到了42名同学“水”做卡,盈利1万元以上。

“能赚钱”、“不会有事”、“有事也不会跟自己扯关系”,成了小旭的理由,小旭自我安慰。他们一点也不知道,他们已经成为诈骗犯的“帮手”,被怀疑帮助信罪的人拘留在看守所。

意外召唤:一个18岁的中学生名下的银行卡共计87万元,他自己也不知道

8月中旬,在开封一家机械公司实习的赵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,父亲告诉他“警察来找他汇报情况”。

直到派出所去找警察,小赵还是不明白自己“干了什么事”。这是我18岁时第一次被警察传唤问话。

简洁图案的白圆领T配牛仔裤、运动鞋,邢宁第一次见到小赵,觉得他是一个正常的学生模样,不像犯罪嫌疑人。

“你有过银行卡吗?”面对邢宁的问题,赵想起自己曾于2019年3月在郑州办过银行卡。

令赵吃惊的是,他名下的银行卡在一天之内就达到了87万元,这对还没有中专毕业的他来说太大了。

一年多了,早已经没有印象了。小赵感到可疑,自己办了银行卡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这张卡,哪来的这么大一笔钱。(本文转向自欺大数据:FPData)

邢宁介绍,这张银行卡已成为诈骗团伙转账诈骗资金的渠道,不久前被银行冻结。

根据新疆吴家车警方收到的一份报告,今年6月,吴女士在一个短视频平台上遇到了一个名叫“李家德”的男子。在和微信聊了几天之后,该男子推荐她投资一个“财富平台”,只要投资就可以盈利。

在该男子的怂恿下,吴某5次将2万余元转账到该男子指定的账户上,警方经追查后得知,该账户被转账到赵名下的一张银行卡上。

小赵的卡只是诈骗资金的“中转站”。

100多份银行对账单记录显示,赵的银行卡收到了87万元欺诈性资金,这些资金在银行冻结之前不到24小时就被转移了。

“这符合典型的电子诈骗,快速转账,快速消失,躲避警察。”邢宁表示,小赵的银行卡,涉及电信诈骗罪。

“您知道您犯了罪吗?”听了这个询问,小赵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。

学生的非法赚钱方式:学生可以用银行卡赚150元,但刷完卡后却没有了

赵“挣”到的钱只有150元,而银行账户的收入是87万元。

去年3月,还在开封市一所中学上学的小赵,找到了一个同学许,想让他介绍兼职赚点小钱。

在赵和同学们的眼中,徐比他大一岁,有丰富的兼职经验,所以他是“可靠的”。当时,除了赵,还有其他几个同学对徐介绍的这份兼职工作也很感兴趣。

赵介绍说,徐某的兼职工作是刷工,但在刷工之前,每个人都需要带着自己的身份证去做相关的手机卡、银行卡、U盾,并提供身份证。许承诺,这套银行卡只能刷三个月的账单,之后就不再使用了。

3天后,小赵和另一个3学生,高铁抵达郑州,小徐满足,郑东新区的东风南路、通信业务网络做一个新的电话卡,然后在银行银行卡,打开移动电话网络。(本文转向自欺大数据:FPData)

除了徐,还有20多名年龄相仿的大学生一起申请了这张卡。

之后,小赵将卡交给陪同人员领取,双方加了微信。徐告诉他,这名男子名叫“咖喱和牛排”,看起来25岁左右,其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回到学校后,他和同学们每人得到了150元的兼职收入。

赵表示,后来徐某并没有提及那份兼职工作,他也很快忘记了银行卡的名字,“卡不在我手里,有什么和我无关。”这样简单的逻辑,在别人眼里,有些可笑和无奈。

“你能用信用卡赚钱吗?”它是非法的吗?小赵曾经问过小许,当时被一个“不会有事”的人打消了疑虑,在他看来,小许是他的朋友,值得信赖。150元的兼职工作对像他这样的学生很有吸引力。

河南商报记者从警方称,近年来,警察增加了打击手机登录体验卡,很多诈骗团伙开始改变想法,针对大学生涉世不深,利用其成人身份证,通过拨号平台,设备,通过手机卡潜在欺诈对象呼吁欺诈,避免警察。

不到2个月,他就有42个同学做了这张卡,他只想赚钱,却没想过这是犯罪

小赵不知道,他只是一个小发展的“行”一个。

徐的父母在开封的一个农场工作,还有一个12岁的弟弟,他的家庭正在经济上挣扎。上了中学后,他的父母没有给他多少零花钱,所以他增加了很多微信组和朋友,他们会在课余时间发布一些信息,比如“我能赚多少钱?”

去年年初,当徐在浏览家里的时光时,她被一个名叫“我第一次见面”的朋友的一条信息所吸引,那条信息说:“我可以通过浏览我的单身名单来赚钱。”他在微信上告诉徐,他只需要提供一套自己的手机卡、银行卡、U盾和身份证照片就可以了。所有的费用都被全额支付,申请人可以赚150元。只要是徐翔介绍的人,根据中介费用的多少,一个人50元,如果这些持卡人可以提供微信、支付宝账号,按次加20元。

当年3月初,徐开始向周围的同学们传播兼职新闻:用身份证做手机卡,刷一张银行卡就可以赚钱。

3月8日,许陪同赵某和其他几名同学通过“初次见面”介绍,并与“咖喱牛排”在郑州见面,甚至自己做了手机卡、银行卡和手机网上银行,当晚,许收到了360元中介费。(本文转向自欺大数据:FPData)

15天后,徐带着另外3名学生用同样的方式赚了150元。

这时,“咖喱牛排”开始让小许“朵拉点人”,他会动员周围的学生成为“小队长”,只要这些“队长”拉一个头,他就会给20元,30元的佣金。

截至4月30日,徐介绍了6批42名学生到郑州申请卡。他们共收到了11668元,包括卡费、代理费、车费、餐费和额外的红包。这43张手机卡和银行卡落入咖喱和牛排手中。

这笔钱是如此的容易,以至于徐怀疑上行线路是否在使用这些卡进行犯罪。为此,他特地向对方要了一张自己身份证的照片,并一再向对方索要。

“他们说没问题,所以我觉得办张卡也没问题,就算办得到,也不关我的事。”徐说自己急需钱,没想太多。

“能赚钱”、“不会有事”、“有事也不会拉上自己的关系”,成了小旭、小昭聊以自慰的理由。

销售手机卡和银行卡构成“帮助信任罪”,不仅会受到惩罚,还会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

8月下旬,警方逮捕了徐。起初,他并没有意识到他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。他说自己并没有收卡人的真实信息,只是拉学生去做卡。在这些卡片之后,他停止了与上行通话。

邢解释说,许“提供多张银行卡,非法收入超过1万元”,而赵因“其银行卡支付结算资金超过20万元”,被警方以涉嫌协助信托罪拘留。

帮助信仰罪,即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”。刑法对该犯罪的具体解释是:故意为他人通过信息网络进行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、服务器托管、网络存储、通信传输等技术支持,或者为他人通过信息网络进行犯罪提供广告推广、支付结算等帮助。

去年10月25日,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一份解释,解释了近年来此类犯罪的高发率。

根据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,对协助他人犯罪的,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。

邢告诉《河南商报》,进一步落实该学生名下的银行卡信息,并追查这起网络诈骗团伙案件。

8月26日,郑州警方发布了一条“处罚”信息,对向诈骗犯出售银行卡和手机的人进行处罚:五年内不得使用自己的银行卡和手机,支付宝也将受到限制。

小赵18岁,小许19岁。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犯罪,他们的父母也没有意识到。”邢宁对于这些缺乏法律意识的学生,难以掩饰遗憾。

他进一步警告,学校的季节即将到来,面对各种各样的兼职或同学介绍了渠道赚钱,必须保持警惕,”购买和出售、出借账户和银行卡,电话卡,诈骗团伙或者帮助诈骗是违法的,将被记录到个人信用报告、贷款、办理付款业务,也可能涉嫌犯罪。”(本文转向自欺大数据:FPData)

卖卡后不久,小赵、小许就删除了“网上”的微信,虽然朋友们都“消失了”,但他们不能删除,是自己犯罪的事实。

1

首页> 兼职攻略> 兼职资讯>

中学生拉同学做兼职:做一张卡赚150元,成为骗子的帮凶!

© 2018 深圳市新云加科技网络有限公司

粤ICP备18048364号

您未登录哦!

此操作需要登录才能进行

去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