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接打电诈骗嫌疑人:这种“兼职”难以忍受

兼职啦

兼职资讯2020年08月15日 74
“新型冠状病毒将出现在2020年春节前夕……如果我不是月光族,我就不会因为花钱不付信用卡而成为啃老族。人生没有永远,未来也不长。你必须活在现在,珍惜现在。”这一段,来自一个诈骗嫌疑人的日记。

2020年8月7日晚,一辆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的火车驶进兰州火车站。第一批37名嫌疑人被护送回甘肃兰州。警方表示,嫌疑人在石家庄被捕时并没有被打动,当火车驶近兰州时,他们变得紧张起来。

“别告诉我父母。”

24岁的“经理”晶晶住在北京的一个村子里,她的父亲经营一个摊位,她的母亲照顾她姐姐的孩子。16岁辍学后,她一直和表妹一起工作。起初,晶晶在一家鞋厂工作。她换了很多工作。2020年3月的一天,她看到一份网上招聘启事,底薪加提成为3500元。晶晶立即向公司提交了她的简历,不久她就被邀请参加面试。

晶晶来到公司后,一位姓高的总经理接待了她。通过简单的入职手续,晶晶成为了公司的客户服务人员。她说,把一个客户拉进这个团队,她可以得到5元的佣金。

7月下旬,晶晶出色的业务能力得到了“高经理”的表扬,顺利晋升为“经理”。京晶成为“经理”后的日常工作就是将数据上传到“机器人”上,然后将过滤后的数据分发给三位“领导”。

事实上,这个机器人每天都在疯狂地向外打电话。在每天10万个电话之后,机器人会筛选有效的客户信息。在京晶把信息交给“组长”后,客服部门的“客服”开始忙碌起来。晶晶的工资也越来越高。

“我想给我妹妹打电话,我想告诉我妹妹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父母,我不想让他们担心,我害怕坐牢……”说到这里,京晶开始啜泣起来。

“有时候客户接到电话就会骂我。”

2016年毕业后,小娟的家人为她找到了一份销售的工作。但她不满意这样的安排,一次又一次地辞去了工作。

同样,小娟也在网上看到了招聘客服的信息。凭借客户服务经验,小娟成功进入公司。经过简单的训练,小丽带着“组长”到“文艺本”打电话。

打电话邀请对方加微信组可以有5元的佣金,肖娟一天最多可以打100个电话,《语言技能本》肖娟学得如流水。

她说,我的目标是得到一份混合的薪水。有时候,客户会打电话骂我。

“也许将来找工作会很困难。”

今年5月,21岁的小张去参加一个朋友的晚宴。吃饭时,小张认识了一位新朋友昆格。他们加入微信后,坤哥邀请小张到他的公司工作,坤哥说他是公司的负责人。小张原本想找一份网络老师的工作,但在昆歌的热情邀请下小张还是去报到了。小张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就进入了这家公司的人事部。

进入小张后接到坤哥甩到一个招聘平台的账号,小张每天都需要在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“客服”,在此期间她也接到坤哥的指示,只短期招聘客服。

小张成功招聘到2名客服坤哥后有了新的指令,邀请小张加入微信集团审计质量客户。微信组的“客服”会将“客服”与客户的聊天记录截图、微信转账截图、支付宝转账截图、朋友圈截图发送给张审核。

谈到她的未来,她突然哭了起来。“我从小就在监狱里待过。也许以后我出去的时候就找不到工作了……”

小编:近年来,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分工越来越细,有大量的“工具人”,如有人来处理每个主要招聘网站,发表模棱两可的招聘“兼职”消息,实际上是针对“申请人”“虚假的真实姓名”手机卡,提供通信支持电信网络欺诈;有些人对公司的经营有特殊的偏好。他们经常组织“假法人”体验公司、开立公司账户,为诈骗提供资金结算渠道。一些人涌向各大银行,以“伪持卡人”的身份专业开户,利用他人的银行卡进行洗钱转账。这些年轻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受“兼职”等各种名义的诱惑,成为共犯,有的还会受到行政或刑事处罚,这也影响了征信和就业。

1

首页> 兼职攻略> 兼职资讯>

直接打电诈骗嫌疑人:这种“兼职”难以忍受

© 2018 深圳市新云加科技网络有限公司

粤ICP备18048364号

您未登录哦!

此操作需要登录才能进行

去登录